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个谈恋爱(正色)

[原神|空垩]一次炼金

#另类的“笔记”体,意义不明

#说是炼金其实更像是魔药炼制

Summary:你也不清楚这本笔记是哪个时候、哪个年代的作品,你只知道它被人打理得很好,虽然因为经常的翻阅而变得蓬松厚实,但表面光洁不曾落灰,连一道褶皱都没有。

——————————————————

**


首先,该炼金术的施展者需要学会——


**


一个火炉,一个注射针,一抽屉的火石……大概还要半个仓库的柴火。

【备注:因为准备工作会进行的很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最好提前准备

也许用龙的血取代火焰会更加妥当。

不,不行,龙的血太烫了,火炉会被烧漏的。

以及,注射...

[原神|绫托]日落之后

#摸鱼短打,意味不明

#现代pa,大厦倾倒时

#饿得要死,被迫翻箱倒柜找点以前的存货扩写一下自割腿肉

——————————————————

——昏沉的睡梦里是昏沉的太阳,黄昏里的雨是从油锅里溅出的燃烧的油滴,被残阳所照射的山头荒无人烟,唯有其上的白骨在暮色里变作黄金。


他停下笔,面前的画布上布满因为凌乱而显得肮脏的油彩,从窗户外面斜斜照射进来的阳光赤红如金,粘在了那幅画上,像是要将它裹进炽烫的火焰。

看着看着,他出声喊道:“托马。”

因为长久的缄默不言,神里绫人的声音微弱又沙哑,甚至连喊出的那个名字都走了调,若不细听便会误以为只是一声无意义的喃语。

但托马听见了...

[原神|绫托]未婚先离

#原名《如果某人未婚先离我还能不能拿到红包钱》

#一点小品造谣文学短打,OOC预定

#旅行者出没

#擦边球请注意就要车车!!

Summary:社奉行家主神里绫人正面临一场名誉危机,而一切的起因只是他无意间摘下了手套,随即被人发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疑似是戒指痕迹的一圈红痕。

——————————————————

Chapter.1

       “听说了吗,社奉行……”

       旅行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度打开地图确认自己是传送到了稻妻城而...

[原神|绫托]补充*神里绫人罢工了

Free Talk:

#非常口语化,毫无逻辑,甚至有同人女发疯实录


首先希望这个病症不要让大家联想到疫情防控(我也在努力避免了),但还是联想到的话真的是对不住,可这玩意真的和疫情没啥关系我几年前就想到这个花吐会传染的设定了(捂脸)。

再说一下这个设定的起因呢,是我最初知道花吐病的时候是从二创了解的,而当时那个二创就有“花吐病具有传染性”这样的设定,虽然当时那篇文里没有用到这个设定,但我却因为印象深刻而牢牢记住了。

然后就是因为我真的想看亲亲和贴贴,黏黏糊糊的亲亲和甜甜蜜蜜的亲亲都要,不管是单纯的还是带着欲望的都来都来我贪得无厌全都要呜呜呜……于是出现了这篇文,诶嘿。...


[原神|绫托]神里绫人罢工了

#原名《神里绫人那带薪休假的三个月》

#非典型花吐病PA

#内涵亲亲,亲亲,还有大量的亲亲

#存在过往经历捏造

Summary:在外奔走的社奉行家主大人不幸感染了花吐病,于是他不得不搁置手边事务被隔离在一处私宅中。所幸,他的家政官愿意冒着诸多风险照顾他的饮居——顺便尝试能不能治好这要命的病。

——————————————————

Chapter.1

       稻妻多精怪,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被尊贵殊胜的“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收拾得服服帖帖,但还是有不少本性顽劣的家伙会忍不住跑出来施展些法术插手人间事务...

(碎碎念)

小保底出绫人,出必还愿!!!


(虽然但是作为万恶的死不悔改的同人女会也只会写CP文)

哦,还有奶茶献祭(?)

【星落寒天/空垩24h】5h:盖着被子纯聊天

#小品文学

#未交往时期

——————————————————

在阿贝多写完记录吹灭煤油灯后,这个熄灭最后一点光源的密闭空间在他掀开被子躺下的窸窣声音里渐渐陷入了一片无声的寂静。

而后来打破这沉默的还是阿贝多:“空,你是习惯睡觉时有点光吗?你似乎有点紧张。”

空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因为一段时间紧抿的嘴唇在开合间发出细微的、像是胶带轻轻撕开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里被无限放大而下意识地重新闭上了嘴,本就发僵的身体更加紧绷,甚至肌肉都渐生了发酸的疼痛感。

也不知道阿贝多在黑暗中是如何察觉到前者的动作,但他也很体贴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拉开了话题,谈起他们两个被困于此的事情:“今天发生这种意外...

[食物语|虾鬼]接龙活动文

#本文为虾鬼群接龙活动文

#参与者有三,共计字数7k

#阅读愉快√

——————————————————

第一棒 (群昵称:斩魂烹业色如霞)

暗夜无光,群星隐匿。欲雨天光半分黄,不算亮,却能照清四周景物。青黑色的云层升腾翻涌,浓重的夜色笼罩出一片窒息压抑的气氛,远方山峦诡雾阴森,渡鸦嘶哑的鸣叫凄厉呆板,山林走兽焦躁不安。就连山脚老庙里坚实嘹亮的古钟也沿着平滑的切口断成了两半——好像有谁朝那铜疙瘩一刀砍下,抽身远去。此等异象千年不遇,处处透着妖魔鬼怪的阴邪气,仿佛预示着灾厄的靠近,悄悄警戒世人……浩劫将至。

雕栏玉砌古色古香的典雅庄园内,一群身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手持利械、全...

[原神|空垩]你这个阿贝多保真吗?

#CP空垩,有骗骗贝/假阿贝多出场

#小品文学,人物严重OOC

#短打,且文章以大量对话为主

#灵感来自CP群聊

注:时间线为2.3雪山剧情第二幕与第三幕之间,即“阿贝多与派蒙约好几日后比赛讲故事”

——————————————————

一个人在旁边磨刀,另一个人被绑的严实躺在地上,在霍霍磨刀声里说:“你真的要吃了我吗?”

对方应答如流:“那当然,毕竟饿了。”

“可应急食品不就在旁边吗?”

“派蒙不是应急食品!”浮在空中的不明飞行物跺了跺脚,正气鼓鼓地抱臂要说些什么先被旅行者拦下:“应急食品之所以叫应急食品就是因为她是应急食品,现在还没到用应急食品的时候所以没必要动用应急食品...

1 / 4

© 水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