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个谈恋爱(正色)

[食物语|虾鬼]《良时佳节·番外·良辰好景虚设》

[食物语|虾鬼]《良时佳节·番外·良辰好景虚设》

#七夕活动文番外,接正文设定#

#其他坑卡文间隙的短打,放飞自我#

#照例的ooc预警,请注意#

————————————————————

#Chapter.0#

他的恋人还在他的耳边如燕语呢喃,乱了拍的呼吸声和唇齿翕张的些微声音糅杂在一起,一同织成了夜色里朦胧缠绵的柔情水网:“鬼城哥。”

他许久之后才勉强应答一声,声音颤抖得在出口的瞬间就被轻易撞碎。

对方笑了,咬了咬他的耳垂又是叹息般的一声呼唤:

“鬼城哥。”

这次他再也没有别的神思够他做些回应了,毕竟连被动地承受住都很勉强。

而长夜漫漫,良时怎虚度。

————————————————————

#Chapter.1#

那人的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是对方在破门而入将他劫持后说的第一句话。

男人一开始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拆开他领口飘带检查他身上是否有通讯设备时注意到了底下被遮掩的喉结,不由动作一顿,眼神怪异得看着他开口问道。

他安安静静地乖巧回答:“男的。”

“哦,那就是变态。”劫持者嗤笑一声将扯开的飘带嫌弃地丢到地上,连踩上两脚都不愿,“没想到鬼城偷养的千金宝贝居然是个变态——哈,渣滓配变态可真是相衬。”

被麻绳绑在椅子上的夏皎在听到自己恋人名字时身形顿了下,之后歪了歪头看着对方,没出声。

对方重新看了眼自己挟持的对象——白色长裙,不足盈盈一握的脚踝上还绕着系成白花的装饰带,披肩散下的长发垂落过莹白的耳边和光洁的颈部,头饰缀粉色珊瑚珠小串的珍珠一字夹——只是这回他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和嫌恶:“我之前还以为是被藏着的漂亮姑娘呢,没想到却是个变态女装癖,够恶心的。”

夏皎只是微微一笑。

男人打给了鬼城,威胁着对方五分钟之内过来。五分钟,他算好了鬼城赶过来需要的最少时间,这个时间意味着他只能一路闯红灯,而且就算联系了敬言方,这个偏远的郊区也不是还要各种准备的敬言方能在规定时间内赶来的。

电话挂了之后夏皎才问道:“鬼城哥做了什么事吗?”

对方因为厌恶不想回答,他对这个不男不女的变态的恶意最终变成嫌恶的作呕感,所以眼不见为净,他的视线落在周围服装展示架与女模上,放大的恶意让他将那些成品半成品一把扯下,或者直接用刀割成布条。

他身后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别动我的裙子。”

劫持者不理他,他把那声音当成废狗无能的狂吠。

而他微妙的施虐心起了,忍不住言语上挑衅道:“你觉得把鬼城那个白天里的瞎子弄死后也这样割碎切碎怎么样?骨头用这匕首我是剁不动,但割肉条还是轻松的。”

“这样的话干脆学着凌迟好了。”对方想象着越发兴奋起来。

因安在门口的报敬言铃毫无动静而放松敬言惕的男人没有注意到用夏皎用木椅子插接的间缝中藏着的刀片割开了绳子,脱臼的右手手势诡异地垂在身侧,鲜红色的血液从指缝里沥沥而下,紧攥着的手中是尖锐的刀片。

“你弄坏我的裙子,那我弄坏你的手。”

“但是如果你想杀鬼城哥……”清朗的中性音透着沙哑和森冷,“不可以,就算是念头也不可以。”

“你应该检查下一个嫌麻烦的服装设计师会把制衣裁衣的工具放在的随手可拿的地方,比如椅子缝隙、桌子底下、他的腰际他的饰品。”

“不过检查了又能怎样呢?”他露出一个乖巧好看的浅笑,“发疯后无痛的神经病有太多弄死你这种人的方法了。”

时间刚刚好,当夏皎用那把匕首狠狠扎下时报敬言铃突然响起,随即是气喘吁吁的鬼城撑着门框终于赶到。

————————————————————

#Chapter.2.Fin#

鬼城在给夏皎做简单处理时对方还毫无自知地蹭着他的颈窝软软叫道:“鬼城哥。”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被面色阴沉的鬼城一手推开了:“别乱蹭,安静!”

被吓到了的夏皎呆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鬼城哥生气了吗?”

鬼城没说话。

心里忐忑不定的夏皎有些慌乱,但他只敢小小声地轻轻说:“只是割伤扭伤什么的……鬼城哥不用担心啊,夏皎自学服装设计时也研究过人体结构和行为学,所以看出来那人腰腹有旧伤,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也没受重伤啊。”

“闭嘴。”鬼城咬了咬牙。他受过伤的眼睛在白天里畏光,因此这时眼睛不但传来阵阵刺痛,而且眼前的场景也模糊得他就算眯着眼睛也看不真切,汗水顺着额线流进生痛的眼睛。

夏皎注意到了对方忍不住的颤抖,于是了然一笑,抽回手把恋人抱紧怀里,明明是女孩子般娇小的身体,力道却大得不容拒绝。

“鬼城哥不用怕,夏皎很厉害的,夏皎也会保护好自己的。”他亲吻怀中人的发顶,柔软纤细的手一下一下地顺着鬼城的脊背,像是安抚一只被丢弃的猫,“所以不要哭好不好?”

鬼城僵硬的身体在对方体温的温暖下逐渐放松下来,好一会儿他刚想说些什么,一群早不早晚不晚这时却赶到的人出现了。

领队的特殊事件处理人员看见屋内的场景当时一愣,看了看这两人,又看了看远处鲜血淋漓的尸体,愣怔地开口道:“这……鬼城你做的?”

鬼城因为脸埋在夏皎胸口而声音闷闷的:“嗯,有事?”

“不,不,当然没有。”对方尴尬地转移了视线看向别处,“只是我记得你眼睛……”

从恋人那里恢复足力气的鬼城推开夏皎,一赤一金的双眸盯着他,声音一点点放冷:“本大爷不杀了他,难道还要等你们来给我收尸?”

他不等对方支吾回答,站起后示意其他还傻呆着的人上来把夏皎送去医院处理伤口:“他受伤了,伤口有点大,所以记得去保密医院。”

“那你呢?”

“什么?”鬼城刚刚还没反应过来,当他注意到对方在自己身上打量的目光时明白了对方想说的话,“哦,我没什么伤,不用管我。”

场面那么惨烈的怎么会没伤?

这时夏皎拍拍裙子挽着鬼城走近了,他对着领头人灿然一笑,笑容甜美得让明知对方是男性的他也忍不住心头一醉,虽然那点荡漾在鬼城马上丢来的刀眼里变成后背一凉的冷意,可他也确实忘了自己之前的疑惑。

他看着鬼城轻轻扶着夏皎上车,那沾了大片鲜血如两色山茶花的裙摆也被小心拢着替对方整理。然后他不再看那边的状况,自己也上车了。

在关上车门时他还是忍不住想:夏皎怎么会和鬼城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

Story Ending

全文2k+

Free Talk:

如果是明眼人,应该是同情鬼城,想着“鬼城怎么会招惹上夏皎这样的人呢?”

然而这个是被美色迷惑住的看脸世界(深沉)

和可爱的lof相亲相爱:)

评论 ( 2 )
热度 ( 46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水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