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个谈恋爱(正色)

[原神|公钟]补充·“我只是来买玩具的”

碎碎念

 

#关于剧情

因为采用倒叙来讲一个这么长的故事,又什么都想写,所以不免有些剧情混乱,在这里按时间线来梳理一下:

  1. 和天理的最后一战中,天理维系者死去,达达利亚也掉入深渊。

  2. 因为天理的死亡,本就处于末路的世界直接“死亡”崩塌,七神只能分别带着自己的子民的意识离开世界前往深渊,等待一个重生的世界。

  3. 摩拉克斯作为“钟离”的部分离开本体,在世界边缘形成独立的记忆空间。

  4. 世界重组完毕,保留了它的最初模样(可以理解为存档),“NPC”出现。

  5. 因为新生世界(家)对意识的吸引力,不少意识脱离了七神所建的意识“庇护所”,有的迷失在深渊中变成混沌的一部分,有的成功进入世界,回到自己的身体,“玩家”出现。

  6. 阿贾克斯掉入深渊,在深渊某处的他的意识被本体吸引,成功进入身体,达达利亚“复生”。与此同时,记忆空间里的钟离也因对方的“复生”而醒来。

  7. 达达利亚在愚人众挂名。

  8. 达达利亚找到了钟离。

  9. 钟离,也是摩拉克斯醒了,两人在深渊相见。

 

#关于设定

天理为了本该已经死亡的世界的最后一丝稳定而发生了原作的剧情,但是非正常的,世界如果不完成它的死亡,便不会有新生。死亡和新生都只是一场又一场轮回,是本就该进行的,但天理将世界的死亡遏制住了,如果不死而是继续停滞,这个世界会枯竭,继而走向真正的没有未来的“死亡”。

所以旅行者离开了,因为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如果等世界死亡之时再走,那就走不了了,所以他们只能提前离开,和天理的战争只能交给这个世界的人。

世界的新生不是从最开始的衍化开始,而是回到一个没有任何“意识”的存档点。这个存档点有所有应该存在的东西,但唯独没有意识。意识是一种可以被毁灭但无法被世界创造的东西,能创造意识的只有“深渊”。

其余设定放在下文#关于灵感 。

 

#关于灵感

世界和深渊:来自原作的“虚假之天”。提瓦特的天空是虚假的,而真正的天空则是深渊螺旋里的天。有人提出过推测,《原神》世界是一个果壳,作为果壳的地脉将果肉(提瓦特)包裹,而果壳外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玩家和NPC:俗套的“玩家与NPC”“当NPC有了自我意识”的结合体,在本文中更像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狐狸和兔子(龙):只是一时的恶趣味,大概是“把兔子叼回家后才发现这是条龙”的喜剧感。

身份互换:一时起的脑洞,实际全文都因此展开。

玩偶:是神的记忆结晶,在靠近钟离本体时消失也就是被本体吸收。因为一开始的部分意识离体,使本体的记忆不全,难以苏醒,而达达利亚的这份无心之举(虽然有点点感觉)正促进了这个过程。

前言的“TA做了一场梦,这一梦就梦了千百年”:此处的TA指的是作为“祂”的摩拉克斯,也是作为“他”的钟离,甚至可以是达达利亚也可以是所有沉睡过的意识更可以是新生的世界,所以用“TA”来代替,但最确切的来说,指的是“祂(摩拉克斯)”和“他(钟离)”。

记忆空间:来自原作的《荒山孤剑录·三》中的一句话“不,这个世界本没有鬼魂。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元素力存在的世界,自然,亡者的记忆也便不可能借助元素的共鸣而在人世复现”,并且对此做出反向解读:亡者的记忆可以借助元素共鸣在人世复现。只是本句本用于另一篇有些意向的文里,但迟迟没有动笔,反而在本文先出现了。

暂时这些,若有其他会再补充。

 

#关于欠缺

文章快写到底了,才发觉若是写“七神其六都已苏醒,只有岩神迟迟未有动静”会更为方便,省去了很多冗杂重复无聊的部分,而且文章大意会更加清晰,只可惜没有更多笔力了,待日后有空闲再做编辑吧。

 

 

感谢你能阅读如此冗长的文章到这。

 

 

#附录:

(写嗨了的产物,最后发现逻辑不通而弃用并用回原设,但个人感觉有点意思所以在此备份)

(关于达达利亚的“新生”)

六七岁的年纪他便误入了这里,而等三年后他终于可以出去时,竟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那条龙告诉他,这里是世界与世界边缘的狭缝,是没有任何生灵能到达的地方,而他是个例外。
“那你呢?”年幼无惧的少年问道。
巨龙摇了摇头,只是说了句“我们不一样”,便合上了金色的竖瞳,在一片漆黑中再也找不到身影。
而他则沿着巨龙重新沉睡前的那一指所化的金色道路走去,一直走一直走,在黑暗与混沌中行经不知几时,终于看见了破碎的光亮,像是透过水面折射照进深海。
他回头,什么也没看见,于是转过头走入了明亮的世界。
他回到了他的世界,回到了他的家,却看见“他”被自己的家人簇拥着,拥抱着,混着泥和血的衣服被眼泪沾湿,污渍蹭到了其他人的衣上。
他看了看自己,发现原来他只是个“影子”,或者说,他经深渊一行,变成了一个可以穿梭世界,但居无定所的“影子”。
他能去任何地方,能到达任何一个角落,可没有一处是他的居所了。
那场经历和那条巨龙都像是他的一场梦,而他自己也成了一个无依无凭的梦。
他重新回到了深渊,但失去龙的指引后他在其中迷了路,闯进了一团又一团迷雾里,和一只又一只和他构造相同怪物交手,身体聚了又散,撕裂了又愈合,反反复复,不死不灭。他在一场又一场战斗中磨利了爪牙,锋锐了刀刃,直到最后可以畅通无阻地穿行在这个无序的黑暗狭缝里,也没有再次见到那条龙。
他毫无办法,就此开始在一个又一个世界穿梭旅行。
而有一天,他走在路上时被一个穿着怪异的人搭话了:“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我们有着近似的目的,或许可以互相帮助,各取所需......”
所以他在那个名为“愚人众”的组织里挂了个名,当了个代号为“公子”的执行官。
他的能力让他知道很多东西,他的经历让他在厮杀中无往不利。这份能力换来了合作方的诚意,这个据说隶属于“一个强大存在”的组织告诉了他一个其实早就知道了的事情:
他之所以会掉入深渊,是因为他踩到了那个濒临破碎的世界的一处裂缝,从他进入深渊到现在,那时间粗略的计算都得是以百年为单位了,所以那个世界——
就结果而论,他是真真正正成了个没有家的人了。
这和他的猜想相同得让他发笑,在笑过后他比以往更沉迷于战斗了,有时连过来收尾的同事都免不了和还意犹未尽的他先打一架再处理公事。这性子虽不让那些本身也不是什么正常人的家伙叫苦连天,但也不甚其扰,连连打报告让领他进来的那位把他调得远远的,而他也正乐于此,在指派下来的第二天就溜远了,大概是几个世界那么远。
他一路走一路打,见识过各种世界的怪物,陷入过各种危险,这正和他意,只不过这不是深渊,没有那么多和他同质能让他“死而复生”的东西,但也足够尽兴。


评论 ( 1 )
热度 ( 5 )

© 水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