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个谈恋爱(正色)

[原神|枭羽]补充·迪卢克老爷的猫回来了

#包含个人对前文的分析总结,及立意梗概

#仅为简述

 

*剧情:

凯亚死后深渊众赶来,迪卢克及时突围带着凯亚的尸体回到了蒙德,因当时凯亚在蒙德被认为是“潜伏多年的奸细”“叛徒”所以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人只有骑士团高层(因战争,迪卢克与骑士团达成暂时和解,作为骑士团外援),但因局势所迫所以凯亚的所作所为都被隐藏,外界只知凯亚已死。

凯亚带来的情报促成了战争相持局面的打破,微小的契机被抓住就此在两年后深渊彻底战败。而战争胜利众人在重建城市秩序时迪卢克向骑士团团长法尔伽要求公开凯亚做的事情并且恢复凯亚的名誉,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和十几年前的不一样,法尔伽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也支持他。

“你以为我会和那一次一样?”

“对于那一次我也很抱歉,迪卢克,但当时愚人众的压力和初现的深渊教团让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可以把它当做冠冕堂皇的话,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而现在不一样了,战争已经结束,而西风骑士团……也不需要从别人那借来光佯装强大了,这份荣耀本应属于他。”

一同公开的还有迪卢克父亲那件旧案,这算是迪卢克与法尔伽、西风骑士团的和解(注1)

而凯亚的墓是在低语森林、果酒湖旁边,因为教堂的墓地是公开的,而且战争时期来往的人很多,难免不会被人察觉,所以最后选定的是低语森林(注2)。战争结束后的每一年忌日迪卢克都会来凯亚墓前看一看,而帕文奈就是某一年他悼念完凯亚回酒庄的路上捡到的。原本捡来养确实是如爱德琳和埃文猜测的那样只是不忍心小猫死掉,但养养(尤其是眼睛开始变色后)突然觉得它有点像凯亚,尤其是那双眼睛,于是便一直养了下去(注3)

他自战争结束后才发现自己有睡眠困难症,因为战中他也没注意这些,直到战后这才逐渐发觉,也可以说是战争创伤。所以他有些昼夜颠倒,而这和帕文奈的习性差不多,也就两三年这样生活下去:天蒙蒙亮的时候出门逛一圈,然后带着一身的朝露回来睡下,到中午左右才醒,下午又睡一小会儿再起来处理工作。

后来帕文奈丢了两个月,迪卢克一直在找它,而后来在离凯亚的墓不远处“找回了”自己的猫(那一天正好是忌日),而前文也就此展开。

 


*梗源(含曾构思但未采用情节):

  • 如前文所说,最开始的灵感来自“认错猫”的推,由此奠定了文章总体思路。

  • 前文所说的“凯亚乐于看别人做出选择的窘迫样子”来自凯亚的角色故事2,也包含个人解读的含义,因为个人认为不单是他个人性格行事恣意的原因,因为凯亚同样也是一个(将要)被迫做出选择的人,这样的重合让个人觉得有些有趣,于是不免过度解读并且放入文中。

  • (注1)迪卢克与法尔伽的和解,其实最初设想是“并未”和解,因为在凯亚关于法尔伽的语音中表示,他其实挺认可对方的做法,于是个人产生了种“如果对方将这做法用到你身上”的恶趣味,但后来鉴于本文“遗憾得到释怀”的主题而选择放弃该构想,由此可能有“法尔伽洗白”的嫌疑,但事实上这不是为了法尔伽,而是为了迪卢克。而就此以后,他心上的坎也只有凯亚了。

  • (注2)凯亚的墓地选择,一开始并未考虑其选址,直到有次在b站上看到一位新人主播淹死在果酒湖、评论区有人戏称“果酒湖下冤魂无数”而突然联想,同时想起一些忘了在哪看到的果酒湖与酒有关的说法,以及可莉埋藏宝物的地点就是低语森林,那里还有小灯草,于是感觉非常满意就选择了那里。

  • (注3)“帕文奈”的音译启发自“迪卢克”的意大利语意“黎明”,故同样采用了音译法取名自“孔雀”。帕文奈在本文中并不是凯亚,再怎么像幼时的凯亚但终究不是凯亚,毕竟一个人要经历了他所经历的所有事情才能成为他自己(所以个人也认为平行时空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确实也有抱着“帕文奈是没有经历过那些的凯亚”的想法,只能说是弥补一些遗憾了。

  • 关于凯亚所说的“义兄,我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了”属于是写文过程的突发奇想(写文不带大纲),其义如下,来自因为过于冗长而从原文中删除的片段:

小小一本册子被他强硬地抓住对方的手后连同那把刀的刀柄都塞进手中,然后攥紧,力道大得像是想把后者的手骨捏碎。

虽然他也挺想和自己许久未见的义兄唠上那么几句,但鉴于时间紧迫他也不得不一边语速飞快地说着一边按自己的计划走下去,而他忘了解释一件事。

他才讲到深渊军团的军力部署薄弱点,迪卢克却先打断了他的话,此时他正握着迪卢克的手攥着那把刀往自己心脏的位置去:“凯亚,你在做什么。”

这声“凯亚”倒是把他从有些魔怔般的状态叫醒了,恍惚间像是从深海里缓缓吐出一圈气泡,肺部轻松了不少,可又往海水更深处沉去。他一时有些语塞,因为他除了费劲心力准备多年的话稿没再准备其他的东西,以至于他忘了问候是怎样一件事。他最后只能和平常一样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僵硬,声音里带着沙哑道:“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了。”

这像是岔开话题,但也确实是实话,自从他被父亲带回深渊就被关进了一间单房接受审查,在几个月后合格“入队”,担任起组织内职务,而作为小高层的父亲也很少来看他,即便来了也只是开门见山地发派任务,所有的称呼只有“你”,而其他人更是只以职务名称呼他。

他确实是很久没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

 


*立意

本文的主题是“弥补遗憾(也包含了‘和解’)”,而在本文中,这个遗憾主要是凯亚和迪卢克之间的(迪卢克和西风骑士团的和解只是在暗线中进行,并且为“最后的遗憾”做铺垫)。

至于凯亚的“义兄,我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了”,是由于个人对于“名字”的意义的一点执着。凯亚有过属于坎瑞亚的姓氏,也有过莱艮芬德的姓氏,但这些姓氏代表的或许只是他的阵营,而他本人只是“凯亚”而已。同时也有个人的强行解释吧,“帕文奈”这个名字的来源亦是如此。

对于文章的结尾,个人还是觉得过于匆忙,但是笔力所限导致文章确实头小尾细身冗长……在最开始的构思里是在一个阳光不错的下午,两人在一个小小的亲吻中告别,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将告别提前到了帕文奈回来的当晚……

那两次亲吻,第一次亲吻是“确认(身份)”,第二次亲吻则是“告别”,其中的情感很简单,并不是“爱恨情仇怨憎怒”的,毕竟在遗憾得到稍稍的安慰后,那一点的解脱和怅然的情感就是如此的简单轻飘,抓不住什么,和遗憾本身一模一样。所以本文所写的枭羽其实并不算是传统的“爱情”,而是一种灵魂的链接和交错,他们彼此的灵魂都有部分是相融的,直至死亡都无法抹消另一个人的痕迹,而那种无法消除的印记也会变成一种永久的疼痛。

或许是本人太俗,无法理解“爱情”这种单纯真挚情感的含义,所以只能用“灵魂”这种带着主观色彩的东西来描述他们的感情……他们的感情确实复杂,爱憎,怨怒,相互记挂又两两相望…可能这样复杂的情感都不能消弭的、其中从未变过的那部分,就属于爱情吧。

 


感谢你能阅读到这。



*帕文奈大致形象(找不到图只能缝合怪了)

  • 眼睛:

  • 身形(图1安哥拉猫,附图2巴厘猫)




  • 毛色


评论 ( 1 )
热度 ( 86 )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水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