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个谈恋爱(正色)

[原神|空垩]你这个阿贝多保真吗?

#CP空垩,有骗骗贝/假阿贝多出场

#小品文学,人物严重OOC

#短打,且文章以大量对话为主

#灵感来自CP群聊

注:时间线为2.3雪山剧情第二幕与第三幕之间,即“阿贝多与派蒙约好几日后比赛讲故事”

——————————————————

一个人在旁边磨刀,另一个人被绑的严实躺在地上,在霍霍磨刀声里说:“你真的要吃了我吗?”

对方应答如流:“那当然,毕竟饿了。”

“可应急食品不就在旁边吗?”

“派蒙不是应急食品!”浮在空中的不明飞行物跺了跺脚,正气鼓鼓地抱臂要说些什么先被旅行者拦下:“应急食品之所以叫应急食品就是因为她是应急食品,现在还没到用应急食品的时候所以没必要动用应急食品,吃你就够了。”

“……”一大段话下来他也没听清对方总共说了多少个“应急食品”,但能明确的是,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似乎可能应该也许大概——要吃了他。

他还不太清楚人类的社会文化,但求生欲让他不得不根据他有限的了解试图自救:“不管怎样,吃人总是不太好的吧?”

谁知这句挺妥当的话却引起了反效果,让旅行者目光一凛刀子一挥语气一冷:“你是人吗?”

“……”他看着那朝着自己的晃晃刀尖,不由沉思起来:原来人造人在这个时代已经被开除人类籍了吗?

飞行物在一旁也叉着腰,学着旅行者的语气大声道:“大骗骗花,阿贝多都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和我们说了,别想再骗过我们了!”

“……”

短短几分钟,他对事情的了解已经经历了“他们在恐吓我”“他们是真的打算吃我”“我居然是骗骗花”三大阶段。

而见到他一副哑口无言的样子后,旅行者满意地点点头,但想了想决定为自己的完美逼供再添一笔,于是道:“派蒙,大骗骗花和骗骗花的味道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差别不大,但我觉得骗骗花越大,花蜜越甜,希望不会像之前吃的骗骗花蜜一样刺辣刺辣得像被蜜蜂扎了舌头一样。”派蒙接着他的话头认真说下去,“而且这么大只骗骗花应该可以做成好多份,我想想……嗯,我要一份椒盐,一份清蒸,还要一份煲汤,嘿嘿。”

“……”现在他对事情的了解进入了第四阶段“骗骗花真的能吃吗”,一时间不知道先是解释自己不是骗骗花还是吐槽“你们到现在都还没食物中毒真是生物奇迹”。

 

所以他打算两个一起解释:“骗骗花蜜的刺激性味道其实是因为其中无法剔除的有毒性物质,少量摄入会因此感官麻痹,大量摄入则会引起心脏麻痹人体休克,十分危险,所以骗骗花不能吃,大骗骗花更不能吃,而且我根本不是骗骗花。”

 

“……”

“.......”

“哦。”对面两人在短暂的沉默后同时答话,“原来骗骗花蜜不能吃啊,还好没吃过,不过可惜了,只能试试做成动物诱饵捕猎用了。”

“......”

阿贝多:“你们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派蒙:“听到啦,你说骗骗花蜜不能吃。”

阿贝多:“不是,我是说最后一句。”

派蒙:“哦,他说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来着,空?”

空:“他说他不是骗骗贝。”

派蒙:“嗯对,你的最后一句是狡辩自己不是骗骗贝。”

阿贝多:“……骗骗贝是什么称呼,而且我真的不是骗骗花。”

派蒙:“看,又在狡辩,如果你不是骗骗贝那你为什么和阿贝多长得一模一样?”

阿贝多:“……解释这个有点麻烦,但我真的不是骗骗花,那个变异骗骗花不是已经被你们杀死了吗?”

空:“怎么可能杀的死,要真的杀的死就刷不了奖章搬空不了商店了啊。”

阿贝多:“......你这句话里好像有我无法理解的内容,但理论上来说,变异骗骗花确实已经被你们杀死了。”

空:“理论来自实践,实践证明大骗骗花顶多击败无法杀死。”

阿贝多:“好吧,但我真的不是骗骗花。”

空:“那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阿贝多的雪山研究室?”

派蒙:“首先排除你是阿贝多。”

阿贝多:“……但我真的是阿贝多。”

空:“你是谁都可能,但你不可能是阿贝多。”

阿贝多:“?你很了解阿贝多吗,怎么这么肯定?”

空:“看,自曝了吧,我就诈一诈还真成功了。”

阿贝多:“……”

派蒙:“骗骗贝,你就招供吧,你到底把阿贝多藏哪了?”

阿贝多:“虽然但是,不管如何,我真的是阿贝多。”

派蒙:“空,怎么办,他还是不坦白诶。”

空:“骗骗贝,事到如今你再隐瞒什么已经没用了,你若是坦白从宽我和派蒙还能饶你一命。”

阿贝多:“......”

阿贝多:“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我不是阿贝多呢?”

派蒙:“因为我们看见你打嗝了。”

阿贝多:“......?打嗝?”

派蒙:“真正的阿贝多是不会打嗝的!”

阿贝多:“你听谁说的?”

空:“……咳。”

阿贝多:“......”

 

阿贝多从地上坐起来,看着空温温和和地开口道:

“空,我说有没有一种可能——”

“人造人也会打嗝呢?”

“虽然我确实不是阿贝多。”他露出无害的笑容。

 

先开口的是派蒙:“我懂了,你是阿贝少!”

空:“阿贝少太难听了,叫阿贝夕。”

派蒙:“阿贝少!”

空:“阿贝夕!”

派蒙:“好吧,那就叫阿贝稀少吧。”

“阿贝多”:“我有个提议,我还是叫阿贝多吧。”

空:“‘阿贝多’这个名字是属于阿贝多的,你作为假阿贝多还是另寻名字吧。”

“阿贝多”:“既然你说了‘阿贝多’这个名字是属于阿贝多的,那我为什么不能成为阿贝多?”

派蒙:“什么意思?”

空:“派蒙,别和他绕圈子了,我们还是快点问出阿贝多的下落吧。”

“阿贝多”:“你们找阿贝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空:“派蒙和他约好了今天要比赛讲故事。”

派蒙:“对,已经约好了!所以你快点把阿贝多交出来!”

“阿贝多”:“只是讲故事而已,我也会讲故事啊。”

派蒙:“不一样怎么会一样,阿贝多讲的故事和你讲的故事怎么会一样。”

“阿贝多”:“讲的还真的一样,毕竟我知道他要讲什么,无非又是关于假货和真货、合格品和残次品的故事。想听吗,派蒙,还有空?”

空:“……”

“阿贝多”:“你前几天听到的故事还不完整,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现在就把完整的故事告诉你,而除此之外,你对阿贝多的其余索求我都同样能满足你,简而言之就是我有阿贝多的外貌,阿贝多的能力。你现在还觉得我不可能是阿贝多吗?”

空:“人和人的区别只有这些吗?你们明明性格都不一样。”

“阿贝多”:“性格这方面……我只是一时还没适应,毕竟刚刚才把那个阿贝多吃掉,还没消化完呢。”

 

“先别急,空,我已经回答了你很多问题,这次就由我先发问吧。”阿贝多说道,早已被他暗自用炼金术割开的绳子散落一地,他站了起来直视对方的眼睛,“你觉得人和人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呢?是外表和能力?还是性格和理念?或者说——灵魂?”

“那么灵魂这种虚之又虚、无法被证实甚至可能完全不存在的东西又由什么决定呢?灵魂和灵魂之间又有什么不同?是它的‘重量’?是它的’质料’?还是与这些无关,仅仅只是它在你眼里、你心里应有的样子

“阿贝多确实不在了,因为他已经被我’吃掉’,融进我的骨血和灵魂,从此世间只有一个人造人,只有一个‘阿贝多’,而这也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

他抬手轻轻撩开衣领,露出脖颈处那颗安静的金色四芒星:“原本这件事只有‘阿贝多’知道,但因为我的不慎让你也知道了这一切,不过这没关系,毕竟你在我这,在他那,在‘阿贝多’的心里都是一个‘特例’,让你知道也无妨,只是会平白无故多了很多麻烦,就像现在这样。”

“你相信吗?如果你再迟一点来,在我和他完成了完整的‘融合’后再见面,你不会有丝毫的察觉。”随着他咬字清晰的讲述,他的语气和声调也在逐渐变化,变得冷静,变得沉稳,越来越贴近空记忆中的那个声音,“我很惊讶,你能区分我和冒充者,但这种‘区分’是因为你的直觉吗?还是因为你看出了两个灵魂之间的不同?”

 

“那如果两个灵魂融合在一起,你又是否能从一个‘新’的灵魂里,看到你所熟悉的那部分?而你又是否接受呢?”

 

“抱歉,空,这是我的失误。”阿贝多说道,“还有其他我没有解释清楚的地方吗,我都会一一解释给你听的。”

那双温和的眼睛看向他,清澈的眼眸倒映着他的影子,好像把他的身影刻印在了湖水深处而与时间相隔,好像阿贝多无数次看向他那样。

“——”他张了张嘴,最终选择转而言它,尽管因为突兀的转变而显得声音艰涩,“不必了。”

“我们回研究室吧,你和派蒙的故事还没讲完不是吗?”


派蒙还没搞清楚状况,不过听空这么说也就简单地理解——阿贝多还是阿贝多——这就行了,所以回雪山营地讲故事吧,经过这一遭她还能临时丰富好多故事内容,哼哼。

她的小脑瓜在紧急复习自己思考了几天的绝佳故事,以至于她没注意到自己经过的原本应该只是烧着水的汤锅里不知何时浮着一朵塞西莉亚花*,沉沉浮浮,不一会儿便被烫坏沉了下去。

 

 

END.

字数3K+

*塞西莉亚花花语:浪子的真情。

——————————————————

果然还是小品写得最开心了,因为可以毫无逻辑XD

Question:所以阿贝多会不会打嗝?如果不会打嗝,那空是怎么认出‘阿贝多’的?


评论 ( 16 )
热度 ( 187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水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